在分级诊疗方面,中日友好医院有哪些心得?

对于公立医院来说就是要发挥排头兵的作用,把政策落实下去。分级诊疗做的成功与不成功,主要还是在于优质资源发展的是不是充分、是不是均衡。优质医疗资源发展的越充分、越均衡,我们的分级诊疗就能够做的越扎实、越到位。但是医疗资源的自然生长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这时候互联网技术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新路径,也给我们提供了新模式。它有利于加强优质资源的纵向流动,并且下沉到基层。中日友好医院在这方面开展了一定探索,今年3月我们的互联网医院正式挂牌,我们按照国家布局、基层需要、医院优势的原则深度开发与应用互联网技术,加快推进分级诊疗。主要三方面措施:

一是建立一个协同网络,让优势学科发挥更好的辐射作用。远程医疗协作网络具有广覆盖、全周期、新技术的特点。广覆盖就是指目前中日友好医院的远程医疗协作网和全国24个省级远程医疗中心以及13个专科医联体进行连接。通过这些连接,已经连通了全国5400多家医疗机构,并且实现了省市县乡村五级覆盖。全周期是指除了开展临床诊疗外,还通过互联网医院打通了基层群众的慢病管理、医养结合、互联网配送药品到家等等的医养康防药全周期、各环节的服务。技术新是指在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中应用5G技术开展远程术中会诊,同时把超声介入、术中快速冰冻病理诊断这样一些新技术,基层难以自行开展的技术用于基层,近五年来累计为危重症患者远程会诊3万多例、双向转诊患者8000多例。

二是培养一批人才队伍,让基层更好地承接分级诊疗任务。分级诊疗开展的好不好,关键是基层医生要能够承接得住。作为公立医院来说,我们不是跑马圈地,我们是要给基层培养一些不走的高质量的医疗人才。所以我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培训,课堂教学要讲精,在网上开放我们的专科医师的规范化培训课程,同时每年开设培训班和各类学术交流活动200多场,近三年累计培训的基层医务人员超过600多万人次。实践教学要讲活,我们的专家和基层首诊医师开展远程联合门诊,远程教学查房,疑难病例的讨论。通过临床实践,帮助基层医生提升诊疗能力。我们还有人工智能来加以辅助,研发人工智能临床决策辅助系统并应用于临床。刚才说的智能听诊器就是一个例子。通过这些人工智能的辅助,为基层医生提供临床决策工具和远程会诊保障。

三是开展一系列前瞻性的研究,为政策创新提供参考依据。“互联网+医疗”是新生事物,不要说国内都在探索,国际上中国也是做的非常先进,非常前瞻的。所以有很多政策我们是需要边实践边不断完善,中日友好医院积极参与国家相关政策研究论证,在“互联网+医疗”执业准入、业务监管、5G卫生标准等领域开展了大量实践探索,使我院对“互联网+医疗”的管理更加科学、规范、精准,也为国家相关政策文件出台作出了一定贡献。我们相信“互联网+医疗”的应用,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大力的发展一定会有利于推动我们国家的分级诊疗。我一直还记得2019年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马晓伟说过这样一句话“分级诊疗制度实现之日,乃是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成功之时”,我们为这一天的早日到来不断地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