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婧祎广告代言上诉案达成调解协议

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消息 由上海二中院审理的鞠婧祎广告代言上诉案,于6月8日在线调解,并通过网上电子签名系统完成调解协议的签署,调解协议当场生效。

该案由上海二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新担任审判长、商事庭庭长朱川、法官肖光亮担任合议庭成员,于2020年12月29日下午进行互联网公开开庭审理。

案情回顾

2020年12月29日下午,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央视《现场》栏目共同打造的“现在开庭”全媒体直播总第29期聚焦鞠婧祎广告代言引发的合同纠纷上诉案,本案在上海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人民网、央视频移动网、红星新闻等40多家媒体、平台参与了直播,近1300万网友观看了本次庭审。

近年来,从女子偶像团体SNH48出道的艺人鞠婧祎演艺事业发展火热,各类广告代言纷至沓来。2017年,深圳市仙迪化妆品有限公司与上海久尚广告传播有限公司签订了《品牌代言合同》,约定鞠婧祎为仙迪公司“果本护肤品”品牌代言人,本是合作关系,仙迪公司为什么会将鞠婧祎告上法庭呢?

一审法院查明

鞠婧祎是上海丝芭文化传媒集团的签约艺人,丝芭公司是久尚公司的关联公司。

2017年10月20日,仙迪公司与久尚公司签订了《品牌代言合同》,约定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1月1日止,鞠婧祎为该公司“果本护肤品”品牌代言人。合同中还对这段代言约定了“两个不得和一个承诺”,即鞠婧祎不得为与其代言产品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产品代言,亦不得为与仙迪公司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企业的促销活动提供服务或许可该企业使用鞠婧祎的名称、肖像或推荐语;久尚公司承诺在合同期限内,鞠婧祎未持有尚未到期的与仙迪公司存在竞争的企业和产品之代言合同。如违反该约定,久尚公司应退还已支付的全部费用400万元,并支付与酬金等额的违约金。

合同签订后,鞠婧祎为“果本护肤品”拍摄了平面广告和宣传广告片,并参加了品牌方组织的线下活动等。合同履行期间,鞠婧祎先后在微博发布了兰芝、兰蔻、悦木之源、羽西、圣罗兰、花西子等品牌产品的推广语。

仙迪公司认为,这些产品与“果本护肤品”具有竞争关系,久尚公司已构成违约,应退还全部费用,并支付违约金。鞠婧祎和丝芭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

久尚公司则认为,合同订立时,仙迪公司并未告知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产品和直接竞争关系的企业。前述品牌从产品价格、档次、消费群体重合度、销售渠道等方面进行分析比对,与“果本护肤品”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故不存在违约行为。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了仙迪公司全部诉讼请求。仙迪公司不服,上诉至上海二中院。

二审择期宣判

本次庭审上海二中院采取了新型庭审方式,庭审前合议庭已事先组织双方进行了证据交换,庭审采取集中审理模式,先固定双方当事人无争议的主要事实,然后固定双方的争议焦点,围绕争议焦点举证、质证,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阶段也合并进行。

本次庭审还采取了上海高院推广使用的庭审记录改革系统,庭审应用全程录音录像和音字转换系统,不形成书面庭审笔录,当事人在系统产生的元数据表格上电子签名确认即可,该元数据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存证,确保庭审数据文件不被事后篡改。庭审的“电子质证系统”,可以通过语音自动唤醒关键证据,充分体现了现代化科技在上海法院庭审中的应用。

庭审中,双方围绕着久尚公司是否违反了合同中关于“两个不得和一个承诺”的消极义务而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久尚公司是否违反了合同约定的宣传推广等积极义务而应当承担违约责任、鞠婧祎和丝芭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三个争议焦点,逐次展开,对案件的主要事实和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陈述和辩论,取得非常好的庭审效果,大大压缩了案件的庭审时间。

上海二中院将择期对本案进行公开宣判。

开展调解 达成协议

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张新随即开展调解工作,结合庭审时争议焦点及各方诉辩意见,他主动释明对案件争议法律问题的观点,明确告知当事人后续诉讼风险,以化解实质性争议为切入点,敦促各方当事人正确理解合同内容。

因各方当事人之间争议较大,调解过程中数次出现反复,合议庭根据各方调解意愿,适时延长调解期间,合议庭成员多次约谈各方当事人及公司高管进行释法析理,各方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在调解过程中积极参与、主动配合,最终各方当事人在合议庭的主持下成功达成调解协议。一起社会影响广泛的商事纠纷得以平稳、妥善地化解。

明星代言合同引发的争议因为基于代言合同的合同性质不同、当事人之间约定的内容各异、代言产品的区别,以及纠纷本身的社会影响,往往矛盾突出引发关注。该案的妥善处理,避免了矛盾扩大,减少了当事人的诉累,有助于引导公司企业诚实守信、网红明星理性代言。